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上门后我成了爷 第967章不太好(1/2)

作者:飞天小诸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!!!【求♂书♂神♂站】手机用户输入:m.qiushushenzhan.com

    凌风本能地回想起从前所接触过的同学、朋友,没有一个抽一块钱一盒便宜烟的,却没想到已经参加工作,不再靠父母马军会抽‘秋泉’。在他过去的观念里,抽‘秋泉’会让人瞧不起的,但马军却说得那样从容自然,于是只是笑着说了句:“只是便宜烟太不好抽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慢就习惯了。在咱单位,除了段长和班长,没有几个平时抽好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明天也改抽‘秋泉’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不用老在人多的时候发烟,一盒烟发两圈就没了,发不起。除了淘哥、志成和我,别人不用理!咱前屋能玩到一起的就咱四个,剩下的人理不理没啥用。”

    凌风轻轻点了点头,暗暗觉得马军这个人很实在,有主见,很可交,因为他所说的话全是心里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又过了十分钟中后,凌风低头看了看料仓口,里面的料粉已经堆积在料仓内壁很高了,由小“土包”变成了半米高的“山崖”,料仓口已经堵住了一半,随即问:“该往下搥了吧?”

    马军往里看了一眼,笑着说:“再等五分钟再搥都赶趟,但你刚来,不会搥,容易堵,保险点这时就该往下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凌风刚要拿起钢钎往下搥,马军坐直起了身体说:“你先别搥,把钎子给我,我告诉你咋搥。”他接过钢钎,一边不慌不忙地往下搥,一边说:“别直接往下,如果料仓内壁上的料一下子全被搥下去肯定会堵,所以得先把堵在料口周围的料一点点搥下去,像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马军仍然坐在长椅上,弯下腰,用钎子尖把即将要堵住料口的料粉阔大。

    “把料口的料都搥下去后,再把粘在料斗壁上的料粉分两次搥下去。如果料斗壁上的料一下全掉下去,堵住了料口,就赶快站起来,把钎子插到底,再快速把料搅碎,料就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马军边说边把堆积在料仓内壁上的料粉分两次搥了下去,便把钢钎重新挂回料仓壁上,双脚又踩在料仓沿上,安然地躺回长椅的靠背上说:“再过十五分钟你搥,搥两次就会了!”

    凌风想到这活比自己预想的轻松得多,可以有足够时间看小说,既不耽误挣钱又能继续追求“作家梦”,不免喜出望外地说:“咱一个班就干这活儿吗?”

    “对呀!就别让这三个料口堵住,下班清理一下传送带接口的地方漏在地上的料,再用扫帚扫一遍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漏的料多吗?”

    “不多,连清带扫有四十分钟就完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活也太轻松了!”

    “是的,前屋的活就放料累点,剩下的活儿都不咋累,但一般人可干不上,都是通过关系来的。家里没有硬实人,干不上这活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通过啥关系来的呢?”凌风问。

    “我舅是咱段拉烧结矿的卡车司机。”

    “卡车司机也不是官呀?”

    “卡车司机可老牛X了,他们归运输处管,烧结矿的料仓满了,卡车半天不来,段长得急死,司机只要说车坏了,谁都不招。所以段长每个班都会派人给卡车司机买两屉小笼包子送过去,隔三差五还得请司机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凌风应了一声,第一次认识到原来社会上还存在着这么多不公正的潜规则,眼睛盯着料斗沿上挂着的那根钢钎好一会,沉声问了一句:“钱从哪出啊?”

    “从咱工资里出呗,每人一个月扣三十块钱就够了。”马军不以为意地答。

    一个工段大概三四十人,每人一个月扣三十块钱至少将近一千块钱,这些工人的血汗钱,都用在了这种不光彩的胡吃海喝上,难道就没人上告、没人监管吗?

    凌风虽然这样想,却不想留给别人一个愤世骇俗的印象,况且这番话涉及到马军的舅舅,于是又委婉地问了句:“你舅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“不用谁告诉,这一直是公开的。发工资时,劳资员直接会告诉你,扣饭费三十块钱。”马军依然说得很坦然。

    这种见不得光的勾当,难道还能这样公开吗?

    凌风不愿意相信这种事情,至少不情愿看到这种事情就像市场上公开倒卖毒品、文物一样理所当然,木然问:“就没人往上告吗?”

    “咱都是临时工,谁听你的呀?段长跟上面领导全有关系,临时工在人家眼里狗屁都不是!能干就干,不能就走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凌风应了一声,鼻孔里深吸了一口气,试图压住内心油然而生的悲凉,耳边反复萦绕着:临时工在人家眼里狗屁都不是!狗屁都不是!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通过啥关系来的呀?”马军再度打断了凌风的沉思。

    “我爸是X钢的总调度,跟张厂长关系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原来是当官的啊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